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
长安播报

警嫂:爱情最好的模样是有我陪着他

2019-09-16 11:51  来源:民生66微信公众号  责任编辑:陈叶军
字号  分享至:


陈剑,女,1968年4月出生,本科文化,是浙江省丽水市云和县公安局民警叶培武的妻子。两人于1985年分别从浙江公安专科学校、浙江省松阳师范学校毕业,从相识、相恋到结婚,至今已近三十五年。

从警三十五年来,叶培武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2次、嘉奖二十几次,1999年荣获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“省劳动模范”荣誉称号。

叶培武说:“我所有的荣誉和奖章,有一半是属于陈剑的。”

当警察的妻子要学会付出和理解

成为警嫂,是少女的梦想,当好警嫂,却是一份良善与坚守。

经常电影开场迟到、中途离场的叶培武,让陈剑也逐渐习惯了拿着两张电影票走进电影院却一个人离场。

日子过得平淡却也温馨。夜里11点,陈剑还在父母的摊位上帮忙,丈夫叶培武和往常一样办完事情过来送她回家。但是叶培武并没有着急着离开,而是从摊上拿了几杯水走到路边务工人员旁,把水递到他们手里。叶培武竟和几位务工人员天南地北地聊得很投机。当时陈剑还笑话叶培武是个话痨子,到哪儿都能聊。后来,她才知道,叶培武从务工人员口中发现了案件的线索,后抽丝剥茧,成功破获了好几起案件。

结婚二十余载,聚少离多,小城镇里仍有很多熟人不知道这俩人竟是夫妻。陈剑从一开始的无奈,到慢慢释怀理解,她把对家庭的爱揉进了自己的全部生活中。

记忆中的恋爱,没有让人向往的花前月下。有的只是责任、心酸、汗水,有的是比常人更多的担心和牵挂。

处置持枪抢劫案件时,与犯罪分子的子弹擦身而过;追缉罪犯过程中,落下山涯,忍着伤痛再次带队出发缉凶;只身捉拿身藏炸药的罪犯......叶培武一次次地冲锋陷阵,背后都是陈剑一回回地揪心守候。她满足地说:“我们夫妻是形散而神不散,他好好的,就是我们家人最大的幸福!”

携老扶幼她是家里一大半边天

有些爱,是风吹过高山,是燕飞过屋檐,只要心里想着、念着,就足够了。

结婚生女后,初为人母的陈剑便学会了独自一人呵护体弱多病的幼女。

女儿有一次着凉,夜里十二点多发起高烧,需要挂吊针,陈剑便独自抱着女儿到人民医院就诊。女儿头部被戳了几针均没成功,焦急的陈剑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女儿甚是心疼。为了不影响丈夫工作,她咬了咬牙,毅然决定自己独自守护女儿,等到女儿病情稳定后,才告诉叶培武。

“心中没有抱怨是假的,可看到他疲惫的身影和布满血丝的眼睛时,我已经完全抱怨不出来了。当他抱着女儿温声细语地念故事时,我已经完全理解他了”。

“你工作忙,孩子我能照顾,不能让你为家里的事分心。”身材纤细的陈剑,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倔强。

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,而叶培武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注定是缺席的。女儿高三毕业那年,叶培武第一次参加家长会。女儿成长的这十几年,陈剑一个人包揽了孩子的起居饮食。青春期时的女儿变得敏感、不自信,陈剑开始默默在身后关注女儿,敞开心扉主动和女儿交流。渐渐地,女儿在学习上变得更加主动和乐观,在思想上变得更加独立和自信,陈剑看在心里,既欣慰又心酸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在女儿七岁那年,刚退休不久的公公突发脑溢血,落下左半身瘫痪。从此,家里的两个女人挑起家庭的重担,婆婆主内,媳妇主外。家里的事一声嘱咐,陈剑便是尽力而为,从无二话。

陈剑的手机里存满了水、电、泥水工等修修补补的联系方式,随时保证家里一切正常。结婚近三十年,婆媳共处一个屋檐下,从未红过一次脸,高过一回声。

几十年来,陈剑携老扶幼,专心辅助丈夫,用实际行动来支持丈夫的工作。叶培武常常夸陈剑:“你是家里的一大半边天呀!”

苦尽甘来她是辛勤耕耘的园丁

一路走来,陈剑默默地经营起一个温暖、有爱的家,让爱人没有了后顾之忧。陈剑慢慢地对警嫂这一角色有了更深的理解。作为一名耕耘在教育一线的人民教师,陈剑有着自己的事业。多年来,她在自己的岗位上严格要求自己,凭着强烈的责任心和事业心,从一名小学教师,变成了学生喜爱的班主任、校长。在校教书的时间里,陈剑是感到欣慰和幸福的。

陈剑在任县实验小学教科室主任时,由于长期操劳,得了腰椎病,经常疼得直不起腰来,但她从不在家人和同事面前表现出难受的样子,对自己的病情一拖再拖。无奈病痛的折磨,陈剑只好住进了医院。住院期间,陈剑一边忍受病痛,一边又担心年幼的女儿无人照顾。加上丈夫工作忙碌,难得来病房看她时,常常也是一个电话人就消失了,坚强了许久的陈剑崩溃了。那是印象中陈剑与丈夫吵得最凶的一次架。她哭着对丈夫喊:“难道你们单位就是你一个人吗?”陈剑的鼻子一阵酸涩。

嫁什么人,过什么日子

自从选择了当警嫂,陈剑从一个娇弱的姑娘变成了家里的“乖媳妇”、孩子的“好朋友”、当地教育界的“铁娘子”。如今,已年过半百的她,从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。自从成立“叶培武警务工作室”,临退休的丈夫又激发出对公安事业和社区工作的激情和热忱。作为警嫂的陈剑,将为此而继续累并快乐着。

“这些年来,我饱尝作为一名警嫂的酸甜苦辣,但我从不后悔”。这大概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吧。

相关报道

医院要求被投毒男孩家属“拔管”?辟谣!【三...

不存在要求拔管,在全力救治。

一个公司俩公章 巨额债务谁来还?

通过运用协商争点整理等方法程序,成功地当庭确认了主债务人与债权人达成的和解协议。

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,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...

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!

“滚蛋吧,肿瘤君”,我的人生规划不止5年

即使只有5年,也要翱翔万里。